登录 | 注册 诗人档案首页
卓玉郎
卓玉郎的诗词

恨郎歌(乐府)

发布时间:2018/1/29 8:24:15      3阅读数: 216
《恨郎歌》(乐府) 序: 2009年12月12日创作歌行体乐府诗《白头吟》,诗长174句。时隔7载余,因前晚突来灵感。故再次作此歌行体长诗《恨郎歌》,共长160句。 陈家有女十八余,嫁与邻乡近市区。 市里豪庭千百座,若非权贵不得居。 夫君亦是寒门子,不见楼阁无宝驹。 瓦舍三间田二亩,舅姑老迈气衰虚。 夫妻恩爱尚和美,节俭勤劳时有鱼。 自信他年应好过,同心克苦破贫局。 园中挂满鲜瓜果,壁上空无牡丹花。 窗破糊张白皱纸,尘蒙好靴忆才擦。 古今哪个甘贫溅,贫愧妻儿亦愧家。 一旦一夕如电过,半愁半喜欲添娃。 单身寡佬一无惧,有女有儿虑似麻。 为让新儿衣厚暖,饥食营养不相差。 为思入市谋生意,或卖香烟或卖茶。 怎奈清贫空想象,为求资本走天涯。 夜间犹睡鸳鸯枕,破晓匆匆自出发。 此去三千八百里,颠簸辗转到萧山。 故园回首成天际,亲爱相拥从此难。 先到熔炉操冶炼,复移染坊捣衣衫。 挑砖看院扫街道,三百六十无日闲。 血汗淋淋钞票少,月亏月满又一年。 闻说上海商埠地,雨落成银草长钱。 只为妻儿食住好,多邮钱币始心安。 只身直往不及虑,恨不即达上海滩。 路众人生无借靠,觅活无果宿公园。 口干狂饮自来水,腹叫三餐作两餐。 寻到码头观告示,诚招力士做挑担。 一分力气一分币,能卸百吨薪过千。 从此全凭牛虎力,妻儿老小靠双肩。 懒阳未起人先起,倦鸟已栖犹运搬。 常愿时钟解慢走,梦中月有三十三。 舶来货物如群岛,未怕艰辛只有欢。 欲改家中贫困境,换得妻子笑开颜。 青黄不复愁炊米,风雪犹得衣御寒。 夫念妻儿狂雨落,妻思夫婿月当圆。 但愁人各天一角,恨不胁生羽翼宽。 或是苍天知作美,翻疑命运注多艰。 谁知活虎生龙壮,染恙只于倾刻间。 卧榻身无爬坐力,求医甚贵宁伤残。 码头纵可挣千万,无奈只得带病还。 故土芬芳青不改,晴空依旧十分蓝。 别时犬子未出世,此刻学足正蹒跚。 再看娇妻多憔悴,泪垂漱漱更无言。 双亲白发胜霜雪,目已朦胧背已弯。 对此男儿悲饮泣,曲膝跪倒二尊前。 愿陪妻儿奉双老,如此谁还羡神仙。 无奈身非由自己,旁观不解当局难。 归家休养整一载,康复又将踏征程。 莽汉谁言都傻气,分别拥泣不成声。 心中曾有凌云志,叱咤风云作大鹏。 今日一别归何日,归时但愿跨真龙。 他时妻笑爷孙乐,团聚一家暖融融。 奋斗应凭年正壮,拼搏恰好趁春风。 从今要把相思意,化作一身奋进功。 挥手一别从此去,三抓故土揣怀中。 深知明日人千里,捧土若见亲面容。 流水不复经上海,浮萍飘荡下广东。 曾闻深圳新世界,果然风光不相同。 车马川流无休止,白日点灯夜霓虹。 如花女子随处有,肥腰金颈逞豪雄。 花天酒地逍遥谷,不是平民伐柴峰。 飞蓬随风轻扬起,不觉落在广州城。 举头不见东边月,四面千寻入云楼。 乱如春笋拔地长,齐似万芴朝天投。 犹有千千在建筑,投身从此汗夹流。 钢筋磨到手洇血,泥土扬来欲瞎眸。 烈日炎炎皮剥裂,灰霾滚滚灌咽喉。 高处能见江汇海,抬头怕触月尖钩。 一手筑起千万户,羞无半间为私留。 清晨依旧上工地,登梯援架似灵猴。 刹时天摇加地动,大厦坍塌倾刻收。 可怜多少人父子,难再苦乐度春秋。 见己模糊血同肉,方觉魂散荡悠悠。 千呼万唤都无用,化作孤魂乱飘浮。 入夜远随明月去,千里迢迢归故州。 故州还如旧模样,唯己归来魂幽幽。 飞到自家院中去,顿生无限忧与愁。 窥视小儿已熟睡,妻子镜前正梳头。 忆起当年山海誓,不做神仙做鸳鸯。 不求同年同日老,但愿同年同日亡。 而今我已先卿去,收到消息莫恨郎! ——卓玉郎 2017年2月21,22日作
1条评论诗友评论

全部评论